雷火体育电竞平台-快狗打车冲刺“同城货运第一股”

作 者丨杨清清

编 辑丨张伟贤

图 源丨图虫

快狗打车再次吹响了上市号角。

6月14日,快狗打车(02246.HK)发布公告,正式启动公开发售。公告显示,快狗打车招股价每股为21.5港元,在全球发售3120万股股份,其中香港及国际发售股份分别占比10%和90%,此外另有15%的超额配股权。

据此计算,快狗打车计划通过香港IPO筹资约6.71亿港元(约合8550万美元),若全额行使超额配股权,则募资额达到7.71亿港元(约合9832万美元)。公告显示,瑞银集团、中金公司、交银国际及农银国际为快狗打车IPO的联席保荐人,预计6月24日在联交所主板挂牌上市。

需要注意的是,这并非快狗打车首次冲刺IPO。早在去年8月,快狗打车就曾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不过此后招股书显示失效。今年4月,快狗打车更新招股书,并于6月7日通过港交所聆讯。

这一次,快狗打车冲刺“同城货运第一股”只差临门一脚,它的未来如何布局?

市场份额排名下滑

快狗打车成立于2014年,是58到家旗下的线上同城物流平台,前身为58速运。

目前,快狗打车在中国内地、中国香港、新加坡、韩国及印度的340多个城市开展业务,其中,中国内地品牌为“快狗打车”,其他地区品牌为“GOGOX”。

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数据显示,按2021年交易额计算,快狗打车为中国内地第三大线上同城物流平台,市场份额为3.2%,次于排名第一的货拉拉(52.8%)及第二名滴滴货运(5.5%)的水平。

需要注意的是,在快狗打车去年披露的招股书内,其2020年中国内地市场份额排名还位列第二位。2020年,滴滴刚刚启动货运服务,在2021年便超过快狗打车后来居上。这也意味着,过去一年内,快狗打车面临着激烈的行业竞争。

这一点,在14日面向媒体的沟通会上,快狗打车管理层也多有提及。快狗打车联席行政总裁何松多次强调,过去中国内地面向货运市场的补贴大战,快狗打车并不愿意参与,而是将资源投入在了海外市场及企业用户的开拓上。

从数据来看,坚持不补贴的快狗打车,业绩喜忧参半。本次招股书显示,快狗打车2021年完成2840万订单,同比增长4.8%;产生交易总额约26.77亿元,同比2020年仅27亿元的交易额水平微跌0.6%。截至2021年12月31日,快狗打车覆盖用户达到2760万,注册司机数达到520万。

从核心财务数据来看,快狗打车2018年、2019年、2020年、2021年的收入分别为4.53亿元、5.48亿元、5.30亿元和6.60亿元,2020年收入略有下滑,但2021年同比增速达到24.53%。

毛利方面,快狗打车2018年、2019年、2020年、2021年毛利分别为1.04亿元、1.73亿元、1.83亿元以及2.42亿元,同期毛利率分别为23%、31.6%、34.6%以及36.6%,毛利率持续提升。

盈利方面,上述时段对应的净亏损分别为10.71亿元、1.84亿元、6.58亿元及8.73亿元,2020年及2021年快狗打车的净亏损同比均大幅加大。此外,快狗打车在招股书中明确,考虑到业务投资计划,快狗打车预计,至少截至2022年、2023年及2024年12月31日止年度仍将继续产生亏损。

快狗打车对应报告期内研发费用分别为7633.7万元、6460.4万元、3460.8万元以及3474.8万元,在收入中的占比分别为16.8%、11.8%、6.5%和5.3%,呈下降态势。

“快狗打车通过港股上市获得融资之后,很可能改变当前同城货运的市场格局,”浙江大学国际联合商学院数字经济与金融创新研究中心联席主任、研究员盘和林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称,“同城货运领域没有太高的技术壁垒,关键是市场规模和市场份额的竞争。”

向蓝海发力

激烈的市场竞争环境下,快狗打车又将如何突围?

招股书显示,快狗打车募资额约40%计划用于扩大用户基础及提升品牌知名度,约20%用于开发新服务及产品以增强变现能力,约20%用于在海外市场寻求战略联盟、投资及/或收购,约10%用于运营及一般公司用途。

何松指出,从快狗打车的角度而言,其关注点并非主要在竞争上,而是在于“如何用自己的模式去拓展更多的蓝海”。

目前,从行业规模来看,同城物流市场的潜力巨大。弗若斯特沙利文在报告中指出,亚洲在线物流平台渗透率按同城物流平台GTV计算,从2016年的0.21%增长到2020年的2.02%,预计2025年将继续增长到14.3%。

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的资料,2020年亚洲的同城物流市场规模为3860亿美元,受持续的城市化、电子商务增长及新零售发展驱动,预计2025年将增长至6029亿美元,2021年至2025年的年复合增长率为9.4%。

快狗打车当前的服务包括平台服务、企业服务以及增值服务三大块,2021年三块业务的收入分别为2.58亿元、3.73亿元和2991万元,在总收入中分别占比39.1%、56.4%以及4.5%。

据何松介绍,快狗打车目前渗透率较高的城市仍停留在一二线城市,未来则计划将现有运营模式复制到超过100个以上的地级市内,从而给业绩带来长期持续的增长动力。与此同时,快狗打车也会持续加大企业业务的投入,“未来大企业计划运输业务会在我们业务中的占比越来越高。”

合规之剑

除了面向未来的业务驱动力之外,监管合规也是长悬于快狗打车以及所有同城货运玩家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就在今年1月,交通运输部对满帮、货拉拉、滴滴货运、快狗打车等4家互联网道路货运平台公司进行约谈,约谈提醒指出,近期货车司机集中反映互联网道路货运平台随意调整计价规则、上涨会员费,诱导恶性低价竞争,超限超载非法运输等问题,涉嫌侵害从业人员合法权益,引发货车司机普遍不满和社会广泛关注。

2021年,多部门也曾多次约谈包括网络货运在内的交通运输平台企业,约谈内容涉及行程安全、计价规则、数据安全及用户信息安全等多方面问题。

在盘和林看来,当前同城货运的合规问题主要还是停留在数据安全和货运安全方面的冲突上。“货运安全是同城货运的过程管理,需要增加货运过程的信息记录,以减少纠纷,作为第三方平台,这需要在设备上进行投入,数据安全则是货运平台未来拓展业务,实现多元化的关键,因为数据对于货运平台未来发展非常重要,而数据安全可能在根本上摧毁货运公司运行的根基,所以在使用和安全之间也要做好平衡。”

不过,东南大学交通法治与发展研究中心执行主任顾大松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称,同城物流运输将来可能会存在更多的发展空间。“过去城市内交通管理往往对货运采取相对限制的做法,但同城配送其实是城市内的‘血脉’,如今随着疫情的反复,同城物流配送的重要性开始更多地受到关注,预计未来的发展空间会更加广阔。”

本期编辑 冯展鹏 实习生 林曦莹